<del id="zxdbf"></del><th id="zxdbf"><video id="zxdbf"></video></th>
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
<span id="zxdbf"><i id="zxdbf">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</i></span>
<span id="zxdbf"><dl id="zxdbf"></dl></span>
<ruby id="zxdbf"></ruby>
<span id="zxdbf"></span>
<span id="zxdbf"></span>

角落里的日记本

作者:?#25105;?/u>更新时间:2014-03-30 08:33字数:17510

(1)

樱繁提着行李,吃力地撕下墙上的小广告。

她是刚刚来到这座城市的,明明之前在网上预定的那个公寓还不错,双方谈得也很好,可是现在房主突然涨价,还贵得离谱。不就是欺负她一个女孩孤身一人来到这座城市么。

漫不经心地拿起小张贴,瞥见了那上面“出租房屋”的字样,上面写的这个小区……好像就在对面吧。房租也?#36824;螅?#36825;才是最主要的!樱繁心里一喜,忙掏出手机,按照广告上提示的号码拨过去。

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深得像一口寒井般的苍老声音:“喂,您好。”

樱繁浑身一寒,却又不敢怠慢:“您好,我看到了你们出租房子的广告,请问现在那个房子你们还往外租吗?”

电话那边似乎静了,半晌,那个声音再次传出,这次,却似乎微微颤抖,还带着些温度:“小繁?”声音带着几分试探。

还没等樱繁明白过来,那边又出声了,语速很快,?#34892;?#28608;动和不置信,好像一边荒漠瞬间恢复了生机,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变得如此年轻:“随时可以来看!随时都出租!如果方便今天就来看看吧!”

樱繁嘴唇动了动,刚想说点什么,那边已经传来了“嘀,嘀,嘀……”的声音。这么快就挂断电话,似乎是怕她再说什么或是反悔了一般。真奇怪。樱繁在心里叹息着。刚才,那人叫她什么?小繁?他认识自己吗?她暮樱繁可是第一天来这座城?#23567;?/p>

虽然遇上了这样奇怪的人,但她自己不也一样么?六年前,印象里第一次看到这世界时,她已经十三岁了,而且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父母,而是一栋楼,准确地说,是一栋酒店大楼,问了周围的人,才知道,这栋楼几星期前才着过一场大火,所以现在,只剩下被烟熏黑的残垣断壁。可是,最重要的是,她没有十三岁之前的记忆,可是十三岁之前,她又似乎是经历过什么,因为她的性格已经形成。?#36824;?#22905;又不知道她的父母是谁,却知道自己叫樱繁,所以只得被领进孤儿院。幸而,进了孤儿院才几个月,有一个姓暮的老太太收养了她。一年前,老太太也去世了。她很难过,不想再留在那个充满了一触及?#31361;?#27882;流满面的回忆的地方,所以高考时,填报了这所城市的大学,又真的考上了,所以才会搬来,一个半月后,她就该重返校园了。

还是去看看吧。樱繁叹了口气,毕竟条件那么优越。

樱繁走在楼道里,看着那已经爬上了霉斑的墙壁。果然,便宜有便宜的道理。“3-2在哪啊。”樱繁抬头,四处搜寻着相符的?#25490;?#21495;。

半天,无果。樱繁无奈,只得再次拨通了那个号码。

“怎么了?”电话那头,没?#20889;?#26469;“喂,您好。”之类的话语,而是直接以这样一句话无礼地切入。好像,是在同老熟人聊天。

“我没有找到?#25490;疲?#22312;三楼和四楼的缓步台这里,您能下来接我吗?”樱繁现在只想赶紧看完那个房间,然后再想办法脱身另找房子。不说别的,单凭……这家房东这么奇怪就不安全。

“好。”没有多说话,迅速地撂?#35828;?#35805;。

不到十秒?#27185;?#27004;上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“抱歉,”一个老头走下来,看起来似乎六十多岁。在见到樱繁之后,容色似乎瞬间被笼上了一层惊异而喜悦的光芒:“小繁……”

“您是……”樱繁感到?#34892;?#35815;异,更加笃定了看一下就走的想法。

“小繁……你真的是小繁?”那?#25749;?#20687;没听到樱繁的话,仍兀自念叨着。

“我的名字里的确有一个‘繁’字,但是,您认识我吗?”樱繁看着那老头,极度不解。

“你叫什么?”那老头稳了稳情绪,看着樱繁,道。

“暮樱繁。”

“真像,太像了,连名字也一样。”老头说着樱繁听不懂的内容。

“请问……什么像啊?”虽然深谙好奇心是如何害死猫的,但樱繁还是打算问问。

“你和我的女儿长得很像,我的女儿,也叫樱繁。”

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巧合的事?樱繁掩唇,却惊呼不出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好像……并不太惊讶。

或许是因为,长得像的人,世界上有很多吧。

?#32842;?#38451;光从楼道里的窗户射进来,照在两人身上。时光就在这份静?#23383;?#23433;然流淌。

“好了,?#19979;?#30475;房吧。”老?#25151;?#21521;她,苍老的眼,带着几分深邃。

樱繁点点头,跟在老人的身后。

老人却转过身:“行李,我帮你拿吧。”没等樱繁回话,老人已经拎起她沉重的旅行包。

是因为,她像他的女儿,所以才会帮助她吗?

或许,的?#20998;?#26159;这样,樱繁。


123456789下一页

书评(78)

1/500发表

  • Emperor5140

    作者是在表达高富帅就是无敌的存在吗

    2019-05-13 11:39举报回复0

  • 樱灵儿l

    夏樱?#26412;?#19968;傻白甜,李乾就一负心汉,暮樱?#26412;?#19968;复仇狂,雨婷就一?#20204;?#22899;

    2017-04-04 18:35举报回复2

  • 112.26.231.*

    夏樱繁太?#28072;?#20102;,李乾太可恶了,我估计李乾就算在故事里不死?#19981;?#22312;评论里被人用唾沫淹死的,还有那个什么王雨婷,也太?#20204;?#20102;吧。

    2016-07-28 20:27举报回复6

  • 沫一一

    结局就这样?能给个具体点的吧,模棱两可的

    2016-06-11 07:19举报回复5

  • 122.231.221.*

    好贱的男人

    2016-06-09 17:18举报回复8

查看更多评论

海港城
<del id="zxdbf"></del><th id="zxdbf"><video id="zxdbf"></video></th>
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
<span id="zxdbf"><i id="zxdbf">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</i></span>
<span id="zxdbf"><dl id="zxdbf"></dl></span>
<ruby id="zxdbf"></ruby>
<span id="zxdbf"></span>
<span id="zxdbf"></span>
<del id="zxdbf"></del><th id="zxdbf"><video id="zxdbf"></video></th>
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
<span id="zxdbf"><i id="zxdbf">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</i></span>
<span id="zxdbf"><dl id="zxdbf"></dl></span>
<ruby id="zxdbf"></ruby>
<span id="zxdbf"></span>
<span id="zxdbf"></spa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