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 id="zxdbf"></del><th id="zxdbf"><video id="zxdbf"></video></th>
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
<span id="zxdbf"><i id="zxdbf">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</i></span>
<span id="zxdbf"><dl id="zxdbf"></dl></span>
<ruby id="zxdbf"></ruby>
<span id="zxdbf"></span>
<span id="zxdbf"></span>
首頁> 靈異> 地獄犬> 第17章 消防總部

第17章 消防總部

作者:隨風更新時間:2018-10-06 22:32字數:2020

“要不……咱們明天去問問公安局有沒有結果出來?”

我問道,咽了一口唾沫,因為現在我實在是抓不到別的線索了,只有看艾詩雨那條線索鏈能不能有進展了。

“沒用的,一般僵尸尸變都需要一個半月的時間,還需要好長的時間呢,至少還得三天左右,你就先別想這個了。”

銘宇說道,一句話直接否定了我的想法。

聞言,我兩只手撓了撓頭,掉了許多的頭發。

“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說怎么辦啊?”

說出了這句話,我感覺在一瞬間滄桑了許多,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辦了。

“唉,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……”

我說道,咽了一口唾沫,突然之間,我的地圖掉在了地上。

“尼瑪!”

看到了這一幕,我的心態瞬間就崩了。

要知道,巴特是一只松獅,松獅的口水非常多,甚至能流的滿地都是,就像是現在一樣,這地圖掉在了地上,那絕對就不能用了啊。

我剛剛想撿起來,而就在這個時候,巴特走了過來,小爪子直接趴在了那地圖的中央,都簡直就有一種想要將巴特給宰殺吃肉的沖動。

巴特在回來的時候,踩到了泥巴,又踩到了口水,現在倒好,口水混泥巴,這地圖現在百分之百不能看了。

不過也無所謂,反正我也用不到這個地圖,但是不能在地上丟下垃圾啊。

“巴特,你給我松開,小心我打你了啊……這么臟,明天應該給你洗澡了。”

我說道,而巴特好像聽懂了我說的話一般,懶洋洋的走開了。

我看著地上的那地圖,撿了起來。

“嘖嘖嘖……你真的好惡心啊,反正地圖都成了這樣子了,直接扔掉不就好了,反正現在我們都有電子版的地圖了,看手機不就好啦。”

吳嘉欣說道,臉上的表情有點兒精彩。

聞言,我點了點頭,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要這個樣子,就在剛剛我想要扔掉的時候,卻突然發生了改變。

巴特那狗爪子,正好印在了地圖的中間,雖然范圍十分的大,但是標記中間,我還是看到了一個地點。

“總消防局。”

看到了這里,我皺了皺眉頭。

“你們看,巴特的狗爪子正好印在了這上面。”

我說道,給兩個人指了指。

“哈哈,夏毅你這也太天真了吧?可是這能證明什么?”

銘宇說道,哈哈大笑著,好像在嘲笑著我的無知一般。

“就是啊夏毅,你不能單憑一個狗爪子的標記,你就說線索在這里吧?”

吳嘉欣說道,噗嗤一下笑了出來。

“咳咳……不管怎么說,小心駛得萬年船,我感覺還是去看看比較好,說不定能發現什么呢?”

我說道,打了一個響指。

“那好吧,那就隨你。”

銘宇和吳嘉欣說道。

不只是他們兩個,我自己感覺我都有點喪心病狂,這只是巴特隨便拍了一爪子而已,但是我還是想去看看,總感覺有點兒別扭,反正那個消防局離我們也不遠。

我們為了確保明天行動能夠有精神,也提前睡覺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我跟兩個人早早的就吃了飯,打車去了消防總局。

反正,我希望什么都不要發生才好。

希望我的直覺是錯的吧。

“夏毅,也就是你這么喜歡巴特吧,我告訴你哦,如果你的猜測是錯的,中午請我吃飯。”

銘宇說道,顏色瞬間就變得色瞇瞇的,看到他的這幅樣子,我則就知道,他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山珍海味了。

“不是,我的狗我猜錯了我為什么請你吃中午飯?”

“嗚~”

我剛剛說完,巴特也嗚了一聲,肯定是代表同意。

“切,你們一人一狗就欺負我吧。”

銘宇說道,臉上十分的無奈。

過了大約半小時的時間,我們才到了那個總局。

大門是關閉著的,里面沒有任何的動靜,好像是一座死城,甚至我們都懷疑我們來錯地方了。

“這……真的是消防總局嗎?”

我咽了一口唾沫,向前走了一步。

“這是鎖死的,根本就沒有辦法解開。”

我抹了一下門上的鎖。

況且,人家鎖了門,如果真的沒有什么事兒的話,我們強行闖進去,這也算是犯罪吧?

“你看,門沒鎖死啊。”

吳嘉欣摸了摸那鎖,那鎖居然突然打開了!

這是……這是開鎖大神?

吳嘉欣是怎么做到的?這不可能是沒有鎖死的吧?剛才我摸了摸,明顯就是已經鎖死的!

難不成,吳嘉欣是解鎖世家?

反正不管怎么說,這個鎖能打開就是好事。

“對了吳嘉欣……這個鎖真的從剛開始就是開著的嗎?”

我有點兒好奇,便又問了一遍。

“怎么,你不相信我不成嗎?”吳嘉欣皺了皺眉頭,一臉疑惑的看著我。

“沒有,一個鎖而已……”

說完,我擦了一把眼睛。

不過也是,不就是一把鎖么,我這么緊張干什么?

想到了這里,我只是輕輕的笑了笑,旋即不說話了,帶著巴特和兩人走了進去。

“有人嗎?”

我大聲的喊道。

如果門鎖死的話,那么里面一定沒有人,可能都出去執行公務了,但是門沒鎖死,里面沒有人那就有點兒不正常了吧?

況且,就算是現在都出去執行公務了,那也不可能完全沒有一點兒動靜啊,連一個值班的大爺都沒有,這顯然是有點兒奇怪啊。

“咳咳咳……有人嗎?”

我皺了皺眉頭問道,然而并沒有人回我,而是只有無盡的回音。

“這是什么情況?為什么沒有人?”

我看了看四周,顯然沒有人回答我。

這時候,那個中央的大門卻突然響動了一聲!

“嘭!”

“臥槽。”

我被這突如其來的響聲給嚇了一跳。

“什么東西?”

我皺了皺眉頭,看了看兩邊。

“中間的東西。”

銘宇說完,一步一步朝著前方走去。

“到底是什么東西?”

吳嘉欣也說了一句,走到了那個大門前。

但是一走過去,吳嘉欣立馬就被嚇了一跳!

“小心!”

我大聲的喝道,接著將吳嘉欣給拉了回來!

書評(0)

1/500發表

    海港城
    <del id="zxdbf"></del><th id="zxdbf"><video id="zxdbf"></video></th>
    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
    <span id="zxdbf"><i id="zxdbf">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</i></span>
    <span id="zxdbf"><dl id="zxdbf"></dl></span>
    <ruby id="zxdbf"></ruby>
    <span id="zxdbf"></span>
    <span id="zxdbf"></span>
    <del id="zxdbf"></del><th id="zxdbf"><video id="zxdbf"></video></th>
    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
    <span id="zxdbf"><i id="zxdbf"><strike id="zxdbf"></strike></i></span>
    <span id="zxdbf"><dl id="zxdbf"></dl></span>
    <ruby id="zxdbf"></ruby>
    <span id="zxdbf"></span>
    <span id="zxdbf"></span>